SAIF与财新共同举办“财新中国PMI会客厅” – 经理人网

“财新中国PMI会客厅”活动现场

以下为参会嘉宾观点选摘:

SAIF金融学教授、副院长朱宁:

第一,从供给端推动经济发展有两个优势。

一个优势是如果政府从供给端马上就有所作为,那可以对整个社会总需求带来一定拉力,这是非常有效的刺激经济的手段。

另外一个优势是供给侧传导机制相对直接,而需求端的传导机制则相对比较漫长。

过去30年中国经济增长的驱动力很大程度上来自政府强有力的推动和帮助,与此同时也形成了经济对于政府行为的高度依赖。

现在国内整个经济对风险的低估和对高收益的追求,造成短期的资源扭曲和风险配置扭曲,这很有可能导致泡沫。

第二,十三五规划中,金融改革是重中之重。

过去30年最重要的改革,就是让市场配置资本要素的价值。

怎样真正让市场发挥资源配置的决定性作用,给予资本一个公允的、透明的定价,这是我们下一个阶段最重要的方向,也是金融改革对十三五最大的贡献。

财新智库首席经济学家何帆:

所谓供给侧改革与传统意义的总需求管理是相对应的。

如果说总需求管理的宏观政策已经力不从心,那么需要再在供给侧改革方面发力。

国家发改委宏观经济研究院经济研究所副研究员曾铮:

实现供给侧改革,一是稳步推进税制改革。

一方面继续结构性减税,提高企业技改动力,同时是要加快小额纳税人的调整。

另一方面,要理顺中央和地方财政关系。

二是放松管制。

当前行政审批下放出现了一些问题。

行政审批专业性很强,原来归中央审批的项目下方到地方,仅仅在几个科室当中很难完成;同时,行政审批不配套,比如一个项目落地需要10个以上的审批,当只下放8个的时候,其实并不能大幅降低整个审批周期。

而且,地方政府把所下方的中央审批权利分解成了多个审批步骤,地方的审批流并没有简化。

此外,还要放松要素市场管制,破除行业性垄断,拓展产业新空间,鼓励社会资本进入公共服务领域。

加强全球资源配置,加强国际产能合作的交易。

要给企业减少成本、扩大空间,为企业扩大利润提供一些新方向,还要促进消费者剩余增加,使消费升级。

财新智库董事总经理钟正生:

供给侧管理的措施中首先是减税,其次是去产能。

去产能会遇到人的问题,债务的问题,去产能与稳增长之间还有矛盾。

而且,正常的去产能过程在10年左右,而中国刚走了4年,去产能任务仍然任重道远。

第三是放宽准入。

现在需要放宽准入的往往不是国有企业,而现在很多国有企业却在兼并重组,在做大做强,因此放宽准入的空间在事实上受到很大限制。

第四是创新。

当前中国对知识产权保护仍然非常欠缺。

中国社科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经济发展研究室主任徐奇渊:

对于放开二孩对供给侧管理的影响,从长期来看是对供给侧的促进,其能够增加劳动力供给,但是从短期来看对经济增长却是负面作用。

当人口政策鼓励生二孩的时候,部分怀孕的在职女性要暂时退出劳动力市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