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MAX专栏》“最后观望”是一种非对称的不公平交易机制

这种“大卫挑战歌利亚”式(大卫挑战歌利亚论六大行的“最后观望”诉讼)的诉讼近年在外汇市场经常看到,突显了在这个高度分散和複杂的市场中,实际上存在一种不公平和不透明度的机制——“最后观望”(LastLook)。

“最后观望”起初源于早年口令式下单的交易时代。

当时银行以“最后观望”作为风险管理机制以防止一些潜在市场风险发生。

随着电子化外汇交易的普及,“最后观望”变成做市商一种控制外汇活动权限和平台操作的法宝。

做市商利用这种机制保障自己,免受市场波动和自身科技局限的影响。

同时,他们也利用这种机制防止信贷风险(确保客户帐户有足够余额)和延迟性(报价和从多方平台或从不同地域所接收信息之间的延迟),以及进行广泛金融风险管理。

另一方面,科技进步催生了高频交易(HFT)公司,他们运作速度很快,经常利用银行错价来获利。

具体说,他们利用自己快速改变价格的优势,经常针对一些报价较慢的银行,以延迟报价成交订单再即时以更优价格向市场抛售,这就发展出一种无风险利润模式叫做延迟性套利(latencyarbitrage)。

于是银行业也顺理成章采用“最后观望”机制来对抗高频交易公司。

大家可以想像,有了“最后观望”,银行就可以防止高频交易公司以延迟报价成交订单,因为他们有权随时拒单。

可以说,“最后观望”是银行应对商业风险的一种科技解决方案。

有业界人士表示,“最后观望”有助减少点差和增加市场深度,因为LP在风险敞口减少之下报价会比较进取。

问题是这是一个非对称的买卖关系,“最后观望”LP有权随时不接受订单,所谓较优的点差和市场深度其实可能只是似有还无的“海市蜃楼”。

以下是一个简单例子。

图中当你觉得一定可以1。

3500价格卖出时,“最后观望”LP会因为各种原因而拒单,最后你会以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