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仑 第三卷 破城卷 一、万物归藏 · 四 – 落霞小说

梁萧笑道:“这我倒听说过。

上古之时,大禹治水得到老天爷相助,虬龙背了幅图从黄河里冒出来,乌龟衔了本书从洛水中钻出来。

”了情皱眉道:“那可不是乌龟,而是神兽玄鼋!

”梁萧笑道:“乌龟也好,玄鼋也好,左右都是一个模样。

难不成叫玄鼋会多长一个乌龟壳子。

”了情心道:“这孩子真顽皮,说个故事也是胡拉乱扯。

”又问道:“后来呢?

”梁萧听出她有考考自己的意思,一整容色,说道:“后来么,那图被世人唤为河图,书则叫洛书。

大禹凭着河图洛书,指点江山,疏理百川,平定九州洪水,赢得天下太平。

他晚年闲来无事,在河图之中加上治水体悟,写出一部《连山》。

连山意即‘水山相连’,以示不忘治水。

”说到这里,惊觉自己大有卖弄之嫌,顿然住口不言。

了情笑道:“说得很好,怎么不说啦?

”梁萧笑道:“惭愧惭愧,道长定要我班门弄斧,我也就厚着脸皮再说两句。

却说此后又过了几年,大禹虽然很了不起,终究还是两腿一蹬……”了情怪道:“何谓两腿一蹬?

”梁萧道:“那是我家乡的说法,也就是完蛋大吉。

”了情正色道:“大禹为民造福,平定天下洪水,乃是了不起的大英雄,咱们应该敬重他些。

”梁萧不好跟她顽皮,只得讪讪笑道:“是,是。

却说大英雄大禹去世,他的儿子小英雄夏启做了夏朝的皇帝,把那本《连山》奉为神书,作为占卜依据,推断祸福。

夏启之后又过了许多年,出了一个大英雄商汤,灭了夏朝,建立商朝。

《连山》落入商朝宰相伊尹之手。

说起来,这伊尹也是个聪明人,他花了许多工夫,对《连山》增删整理,最终写出一本《归藏》。

‘归藏’之意便是:‘天地万物,莫不归藏于其间’,足见伊尹对这本书十分自负。

后代的商王,也都以它勘定祸福。



他说到这里,但觉世事倏忽,兴亡难知,不由叹道:“可惜‘祸福天注定,从来不由人’,无论《归藏》怎么了不起,过了好些年,商朝也快完啦。

那时天下乱糟糟的,商纣王火烧了屁股,四处捕风捉影,抓捕对头。

他怕周国诸侯姬昌谋反,就把他关在一个叫羌里的地方,谁知这姬昌也是个极聪明的人,他在监牢里百无聊赖,穷究《归藏》一书,突发妙想,写出了大名鼎鼎的《周易》来。

至此,易数之理得以大成,其中智慧光照千古。

所以说,这三部书虽然名目有异,实则一气贯之。

”说到这里,梁萧一敲脑门,皱眉道,“说到这里,了情道长,我就有些不明白啦。

这三部书中,若论精奥完备,公认是《周易》第一,但听道长的意思,却是《周易》不如《归藏》了。



了情笑道:“若论登峰造极,自然当数《周易》。

古今学易者如过江之鲫,解注之书汗牛充栋。

只不过那些注解多为穿凿附会,学者只凭一己好恶,曲解易理。

殊不知易理本是天地之理,性任自然。

唉,天长日久,好好一本《周易》,竟被一群腐儒弄得不伦不类、四分五裂了。

”梁萧深有体会,拍手赞道:“道长这番话说得精到。

”了情摇头道:“这些话却不是贫道说的,而是出自那位大宗师之口。

他说《归藏》继往开来,质朴无华,已得卦象三昧,故而取其精髓,糅合武功妙诣,在而立之年创出一门剑法,名为‘归藏剑’。



梁萧脱口道:“归藏剑?

天地万物,莫不归藏于其间?

”了情听他一语道破剑法微义,欣然笑道:“正是。

归藏剑有八剑道,分为乾、坤、巽、坎、离、艮、兑、震,依《归藏》之理交相生衍,幻化天地万象。

梁萧你瞧,这便是乾剑道了。

”说罢撤出竹箫,在梁萧面前一招一式演示起“乾剑道”来。

“乾”者天也,剑势高远,如万古云霄,空灵无极。

梁萧看了两招,心中忽地通透:“原来了情道长费这许多唇舌,竟是要指点我剑术,但不知她何不言明,偏要绕了这许多弯子?

”但这归藏剑着实妙不可言,一经使出,他双眼顿被牢牢吸住,不忍离开。

“乾剑道”包容天象,与“天行剑法”相近,但变化之繁,却尤有过之,前后九个‘大剑势’,每个“大剑势”又包容九个‘中剑势’,每个“中剑势”里又包括九个“小剑势”,环环相套,生生不穷。

了情口说手比,用了一个时辰,才将“乾剑道”演完,说道:“梁萧,你瞧明了吗?

”梁萧点头道:“大体瞧明了。

”了情听他口气甚大,不觉一愣,要知“乾剑道”变化繁复,为诸剑之首,一时不信道:“好,你使出来给我瞧瞧。

”想瞧梁萧有何不明,再酌情指点。

梁萧默然理了一下思绪,陡然撒开长剑,将“乾剑道”从头至尾,逐招使来。

了情越瞧越觉吃惊,敢情梁萧使得虽慢,但进退之间,挥洒自若,剑招间起承转合,丝毫不爽。

梁萧一遍使罢,停身道:“小子使得对么?

”了情呆了呆,奇道:“真如做梦一般!

若那位大宗师见了你,也必定欢喜。

”梁萧心中得意,笑嘻嘻道:“道长过奖了,许多变化我也记不分明了!

”了情失笑道:“你若全数记下,岂不成了神仙。

我自忖也不笨,但学这‘乾剑道’,足足花了六天。



她心绪激动,一时竟忘了自称“贫道”,与梁萧你我相称起来。

其实,这“乾剑道”纵然繁复,却不出“古算术”的樊篱。

梁萧通晓算学,关节处并非死记,全凭数理推演。

他见了情面带喜色,便拱手道:“道长与小子初逢,便传授如此剑法,小子无功受禄,心中难安!

”了情笑道:“也难怪你疑惑了。

当年那位大宗师授我剑法时曾说,归藏剑深奥无比,能够领悟者,一万个人中有一个也不错啦。

贫道若得良才美质,不妨代为传授,否则剑法失传,反而不美了。

哑儿虽然学了些,但限于资质,精妙处难以尽悟,十成剑法发挥不出三成。

方才我见你自创剑法,聪颖难得,是以便想试你一试,如今看来,贫道还是没走眼!



梁萧得她如此看重,胸中热血滚沸,朗声道:“既是如此,道长便是梁萧的师父,请受我一拜。

”他纵然骄傲,也知了情传授这路剑法,乃是给了他天大的好处,感激之余,顿兴起拜师之念。

正待跪下,了情早伸出双手,将他扶住,梁萧只觉一股柔劲涌来,颇有“不战而屈人之兵”之能,禁不住随她搀扶站起身来,心中好不吃惊。

了情防他再拜,双手并不收回,半笑半嗔道:“胡闹,我一个女道士,怎好收男徒弟!

惹来闲言碎语,反而不美。

”梁萧对女师男徒本无所谓,但见了情如此在意,也只好罢了。

了情瞧他一眼,笑道:“剑法出自那位大宗师,贫道不过代为传授。

你若有心,来日遇上,拜他为师最好!

”梁萧方知她不肯收徒,乃是故意留下余地,好叫自己以“归藏剑”为媒,直接拜那位大剑客为师,不觉心生感动,一揖到地,道:“道长虽不收梁萧,但授艺之恩,梁萧没齿不忘。



了情笑笑,让他将疑惑处说出,逐一为他解说,继而讲述心法。

乾剑道的心法并非全是数术,更多的是武学。

两人一个说,一个听,待到星汉西流,天色将明,梁萧已将“乾剑道”心法领悟了三四层,欲待再学,了情见他一宿未睡,怕他次日精力不济,便催他回去休息。

梁萧心绪激动,回到床上,反侧难眠,好容易睡了两个时辰,便即起床,抱剑出门。

此时天已大亮,忽听剑风呼啸,飕飕作响,抬眼看去,只见哑儿正在松林里练剑,起落进退,疾若闪电,一把短剑寒光四溢,森森剑气激得松针乱飞。

阿雪则在一旁笑观,见梁萧出门,招呼道:“哥哥,快来瞧,哑儿的剑法真好。



梁萧皱眉道:“阿雪,你真不知好歹,偷看他人练剑可是大忌。

若她给你一剑,怎生是好?

”阿雪颇觉委屈,低头道:“可是哑儿让我看的。

”梁萧一愣,却见哑儿奔过来,板着俏脸,拿剑指着自己。

阿雪忙道:“你别动手,他不是骂我!

”哑儿看了她一眼,又向梁萧撇撇嘴,方才垂下短剑。

梁萧咦了一声,笑道:“好呀,阿雪你什么时候跟她狼狈为奸,一个鼻孔出气啦。

”阿雪挽住哑儿的手,笑道:“哥哥你不知道,哑儿面冷心热……”哑儿忽地伸手拧她一下,阿雪疼叫出声,哑儿猛然跳开,自个儿舞剑去了。

阿雪嘻嘻直笑。

梁萧奇道:“究竟出了什么事?

”阿雪道:“昨晚我和哑儿住在一屋,但又不懂手语,正不知怎么办好。

哑儿忽地用纸写字,问我叫啥名字。

就这么,我们用笔写了一晚,纸写完了,哑儿就写在我手心里,写了又抹。

哥哥你想不到的,哑儿看上去冷冷的,心却很好。

”梁萧笑道:“我是想不到,本当她只会乱打人!

”他见哑儿剑法变幻莫测,偶尔也使出一招“乾剑道”,不由心痒难禁,一纵而上,叫道:“看招!

”长剑一挥,却是“乾剑道”中的剑招。

哑儿没料他突然使出这路剑法,瞪眼垂剑,竟忘了抵挡,梁萧长剑及胸,她才缓过神来,不由大惊失色。

阿雪失声叫道:“哥哥……”叫声未落,却见梁萧收剑笑道:“拿剑刺你也不还手么?



哑儿俏脸一沉,回剑刺出,梁萧有心练招,便以“乾剑道”抵挡。

但他初学乍练,颇为生疏,数招不到,便被哑儿一剑脊拍在手腕上,痛得他龇牙咧嘴,骂道:“小牛鼻子……”话未说完,嘴上又挨了一记,疼得他嘴都歪了。

二人拆了二十来招,梁萧一心练剑,始终以“乾剑道”迎敌,结果只听噼啪之声不绝,哑儿横批竖抽,拿宝剑当荆条,一手叉腰,摆出三娘教子的架势,打得开心至极。

阿雪虽知她不会刺伤梁萧,也瞧得心惊肉跳,连叫“罢了”。

了情听得叫声,出门一看,大是皱眉。

梁萧连挨了十余下,浑身上下火辣辣的,失去耐性,骂道:“让你个牛鼻子再打!

”把剑扔了,猛地扑上,正要以死相拼,忽听了情叫道:“慢着!

”梁萧看到了情,甚觉尴尬,心道:“糟糕,只顾着骂‘牛鼻子’,不防连了情道长也骂了。

”不觉脸颊发烫。

了情叹道:“哑儿,我教了他几招剑法,你陪他练练,点到即止,不许趁机打人。

”哑儿连连摇头。

了情皱眉道:“你这孩子,又闹什么别扭。

”哑儿望了梁萧一眼,忽用剑尖在地上写出一行字:“这小贼讨厌死了,我才不陪他练剑。

”梁萧面色一白,怒道:“好,你不肯就罢了。

我才不稀罕。

”挥袖便走,阿雪跟着追出,但梁萧怒气冲天,只顾发足狂奔,片刻工夫,便走得不见人影,阿雪叫唤了两声,眼圈倏地红了。

了情心中气恼,想斥责哑儿两句,但终究心慈,又知这徒弟天生哑疾,心性不同常人,倘若言语重些,只怕闹出事来。

因而话到口边,却又吞了回去,想来思去,只得叹了口气,忖道:“她与梁萧这孩子怎就不咬弦,须得想个法子,叫他俩和好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