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局再次提示金融风险是政策路径转变的集中体现

博览研究员注意到,在4月25日的中央政治局会议上,决策层再次强调金融监管,更把防范金融风险提升至国家安全高度。

习近平总书记明确表示,金融安全是国家安全的重要组成部分,是经济平稳健康发展的重要基础。

博览研究员认为,这恰恰体现了当前决策层金融思想的转变——从股灾之前的强调金融创新、追求金融自由化到现在的强调金融监管、提高风险防范意识。

由于此前过度推崇金融自由化,造成了金融市场的剧烈波动,更延误了中国经济改革的时机,让决策层意识到必须防范金融风险,将防风险提升至战略高度,从而进一步巩固强化现有的金融思想,稳步推进中国经济改革转型。

中央政治局会议再次强调防范金融风险正是股灾之后决策层金融思想转变体现

4月25日,在中央政治局会议上,全体成员再次就维护国家金融安全进行第四十次集体学习。

会上高度强调防范金融风险,习近平总书记更表示,金融安全是国家安全的重要组成部分,是经济平稳健康发展的重要基础。

可以看到,当前决策层已把防范金融风险提升至国家安全高度,近期一行三会金融强监管的密集举措也正是决策层该意志的充分体现。

事实上,本内参此前已指出,中国已经历经了一场金融思想的转变——从股灾之前的强调金融创新、追求金融自由化到现在的强调金融监管、提高风险防范意识。

显然,正是这种顶层设计方面的思路变化,在本次中央政治局会议上决策层才把防范金融风险提升至国家安全高度。

股灾前后金融监管路径对比

金融市场的剧烈波动、经济改革时机的延误,造就了决策层金融思想的转变

是什么令决策层在金融思路上产生这样的变化?

◆首先,最直接因素就是此前金融自由化引起的金融市场上一系列剧烈波动。

2015年下半年-2016年,股票市场、债券市场、期货市场接连出现“股灾”、“债灾”、“钱慌”等一连串的混乱局面。

而这让国内金融市场走了很大一段弯路,也让决策层意识到中国金融市场机制尚不成熟,不能放手任由其“乱跑”。

◆其次,博览研究员认为,此前的金融自由化造成了金融市场混乱,延误了中国进行经济改革、转型的时机,耽误了整整8年时间,从而让决策层把防范金融风险提升到国家安全高度。

具体来看:2008年金融危机后中国虽然稳定了实体经济,但是中国失去了至少4年的时间(从2008到2012年)提前进行经济转型和改革。

按照2007年、2008年当时的经济政策目标,中国正在由稳增长向调结构转向,在2008年一月份工作报告中,也已越来越多地强调向经济转型推进。

但是到了年底的时候,由于面对金融危机的冲击,中国不得不把所有的工作转向稳增长,一直到2012以后,准确是到2015年,才真正开始经济转型,力推供给侧改革、调结构,这样来说我们整整耽误了八年。

而在这八年时间以内,本来中国早可以实现“潇洒”转身,但此时美国已迎头赶上,喘过气来,恢复了经济复苏。

因此,这八年间中国所耽误的时间成本、机会成本都是巨大的,从这个角度来看,作为一种所谓的建议,路径选择意义非常重要。

综合来看,博览研究员认为,正是由于此前金融市场的剧烈波动、中国经济改革时机的延误,造就了当下决策层金融思想的转变。

也正是在这种背景下,习总书记在本次中央政治局会议上把防范金融风险提升到国家安全高度,从而进一步巩固强化现有的金融思想,稳步推进中国经济改革转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