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川北马关东张”——著名的诗人书法家子川、马新朝、张洪波来泰举行诗歌讲座和书法笔会

2015年7月27-28日,应泰州市文联所属秋雪湖国际写作中心邀请,“南川北马关东张”——子川、马新朝和张洪波3位全国著名的诗人书法家以及著名诗歌评论家叶橹教授,来泰与广大诗歌爱好者进行见面交流,并举办诗歌讲座和书法笔会。

7月27日下午,市文联在市图书馆三楼音像厅举办了“南川北马关东张”诗歌专题讲座。

本次讲座由著名诗人马新朝、张洪波主讲,叶橹教授最后发言。

讲座由著名诗人子川主持。

两位主讲人,分别从诗歌的审美、格律、发展现状、写作方法等方面,对诗歌进行了详细阐述。

著名诗人马新朝

两位主讲人重点阐述了三个问题:一是现代人为什么需要诗歌?

二是现代诗歌为什么不太好懂?

三是什么是诗歌创作的态度?

著名诗人马新朝认为,现代中国人缺少自己的信仰,也没有对哲学的强烈追求。

古代老子和庄子哲学似乎距离我们太远,在现代中国几乎没有像西方那样出现伟大的哲学家。

在这种情景下,诗歌就成了我们的信仰和精神支柱。

有点文化的人都会去读点诗歌。

正如学者林语堂所说诗歌在中国扮演了半个宗教的角色。

对诗歌的热爱和追求诗意生活,也就成了中国现代人的一种信仰。

尽管,随着生存环境条件的变化,人类对物质生活的追求超过了对精神文明的追求,但是,诗意的存在才是最理想最美好的生活。

对现代诗歌为什么不太好懂这个问题,马新朝认为,有人觉得现代诗歌不好懂,是因为好多人没有深入到诗歌内部引起的。

只要你做个有心人,去用心研究,很多诗歌还是容易读懂的。

他举例说“新诗体是从西方引进过来的,它在诗意的构成上与古体诗有些微的区别。

有人觉得我写的诗歌读不懂,我强调了二个字:感觉。

凭感觉写出的诗,读者也要跟着感觉去读诗,不跟着作者的感觉走,就进不了作者的创作情境中去,自然就会一头雾水了。

感觉入诗,上世纪就在西方流行了。

比如尼采早就把人的意志、情感、欲望等非理性的东西看作是本质的存在。

还有后现代主义信奉的是没有中心,它不像传统的文体那样中心突出。

我觉得有人说现代诗歌不好懂的原因是他不了解超现实的创作手法。

当你也能从非理性的地方入手时,就容易把诗歌读懂了。

著名诗人张洪波

著名诗人张洪波认为当今像牛汉先生那样的诗人太少了,今天的诗歌怎么写值得研究,不要像生产流水线,轻而易举地写,诗歌写作要用难度,否则会沦为三流草莽诗人。

搞创作,除了情感和意象的支撑点,还需要哲学的支撑点。

诗人的内心必须比别人要强大,必须跳出小我变大我。

诗人必须给他人巨大的温暖。

人类生存本身就不容易,诗人不能把世界全部描写成黑暗的地狱,不能让自己成为监狱看守。

诗人的内心必须安静,安静不下来就写不出好东西。

张洪波老师即兴朗诵了他创作的一首谈恩师牛汉的诗,表达对恩师深深的怀念和对诗歌艺术的敬重。

读到动情之处,他的眼里泛着点点泪光。

著名诗人子川主持讲座

著名诗歌评论家叶橹

叶橹老师说,关于诗歌懂与不懂的问题,往往是表达日常经验的诗歌,相对而言好懂一些,表达“存在”的内涵的诗,则相对难懂,因为有哲学思考在里面,对读者自身的修养要求就高一些。

他举例子说,自己也曾有读不懂的时候。

1987年《诗刊》举行第三次全国评奖,《诗歌报》的主编蒋维阳和叶橹一起去参加评奖,蒋维阳请叶橹开个专栏,每期评价一首诗。

第一首诗是车前子的,叶橹看不懂,后来费了很大劲终于想通他怎么来写这首诗的。

叶橹于是请蒋维阳寄一些容易读懂的诗给叶橹,但是接着寄来的诗不但没有更容易,反而更难懂,是周亚平的一首诗。

其实,很多第一眼读不懂的诗,要动脑筋,你钻进去了,就进入了一片广阔的天地。

像叶橹读洛夫先生的诗,在九十年代,当时也不懂,但觉得他语言很新奇,很吸引你。

这些诗要钻进去之后,慢慢知道好处以及为什么好,这时才真正进入了诗歌。

旧体诗有注解,容易懂,现代诗每个字,每句话似乎都懂,但是捕捉不了诗歌的意思。

所以对有的人而言,读诗是一种折磨,因为他抱着先入为主的观念,用一种观念来套这首诗,当然读不懂。

在读大诗人的诗之外,有些写生活常识的诗,也有很优秀的,像傅天琳的《梦话》,这样的诗相对而言好懂一些。

但是,我们平常读不懂的诗不要盲目的放弃,因为你可能这样就放弃了很多好诗。

市文联主席刘仁前

刘仁前主席即席发言说,感谢两位老师为我们上了一堂生动的诗歌讲座,通过本次讲座,我们感受诗人的思想,学习诗人的立意、眼界、知识,提高自身的认识境界。

两位老师将当下的诗歌写作,纳入整个中西方的诗歌史中,来进行考量。

以时间为经,以空间为纬,以自己的成长和创作经历为轴线,为我们诠释了一名诗人的责任、使命与担当。

其实,诗歌不光是技巧,更要体现作者的内心,一定要摸清时代的脉搏,反映时代的缩影。

每个作家、诗人应该有公正的心,反映了时代风貌。

讲座现场

讲座现场

讲座现场

诗人书法家马新朝在笔会上创作

7月28日下午,市文联在市美术馆四楼创作室举办了“南川北马关东张”书法笔会。

子川、马新朝和张洪波3位全国著名的诗人书法家与我市书法家戴琪、滕江华、曹洋一起泼墨挥毫,现场创作了多幅书法作品,并进行了深入的探讨交流。

诗人书法家张洪波在笔会上创作

文学艺术与书法艺术在抒情达意等诸多方面是同宗一脉的。

“南川北马关东张”都是诗人书法家,在文学方面均有丰硕的成果,具有厚重的文化底蕴,在书法方面又有较深造诣。

子川,现为江苏作协理事,《扬子江》诗刊特聘主编。

出版《总也走不出的凹地》、《虚拟的往事》等8部专著。

其作品被七十余种年选、选本选录,并被收入大学《写作学教程》。

曾获江苏省优秀文学编辑奖和江苏省紫金山文学奖。

马新朝,现为河南省作家协会副主席,河南省诗歌学会会长,中国诗歌学会常务理事。

出版著作有诗集、书法集、报告文学集、散文集、评论集等多部。

曾获第三届鲁迅文学奖、第四届闻一多诗歌奖等。

作品被翻译成英、日、韩等文字。

张洪波,现为吉林省散文学会常务副会长、中国诗歌学会常务理事。

出版诗集、散文集、童话集等20余部,作品被收入百余种选本,部分诗作被译成英、法、朝等文字。

曾获河北省文艺振兴奖。

诗人书法家子川在笔会上创作

勤于著述的同时,他们对书法也颇有研究。

深厚的文学修养和开阔的艺术眼界,造就了他们书法耐读的审美内涵。

子川,幼时受其父启蒙,攻草书。

一旦临纸,“胸中只有笔墨,目中不见有人”,其书法如行云流水,清逸洒脱,有江南文人的细腻清秀。

马新朝擅长隶书,求变,重文人气,重人情味,食古追新。

他深得汉简汉碑之神韵,日益摸索,精益求精,形成了自己稳中求变,变中求灵之风范,其书于狂放洒脱中呈现出内敛与清虚的雅致。

张洪波擅长小草,落笔追求力量,有北方文人的豪气。

其书笔力雄劲,挥洒有度,流畅而不失蕴藉,给人一种浑莽大气的艺术美感。

三位不仅是诗人也是优秀的书法家,他们的书法放在全国书法界去衡量也是上乘的。

三位诗人的书法已经达到了相当的高度,能化帖为已,化古为已,洒脱自然。

我市书法家戴琪在笔会上创作

我市书法家滕江华在笔会上创作

我市书法家曹洋在笔会上创作

著名诗人书法家马新朝笔会作品

著名诗人书法家马新朝笔会作品

著名诗人书法家张洪波笔会作品

著名诗人书法家张洪波笔会作品

著名诗人书法家子川笔会作品

著名诗人书法家子川笔会作品

我市书法家滕江华笔会作品

我市书法家曹洋笔会作品

泰州美术馆党支部书记戴琪为著名诗人书法家马新朝颁发收藏证书

泰州美术馆党支部书记戴琪为著名诗人书法家张洪波颁发收藏证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