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人肉搜索立法引争议 专家称要规范不要禁止-中网科技新闻频道 – 足球即时比分网_bet36365体育官方网址_bet1365法国体育投注

正在提请浙江省人大审议的《浙江省信息化促进条例(草案)》第39条对网上公开个人信息特别做了规定: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在网络与信息系统擅自发布、传播、删除、修改信息权利人的相关信息。

对此,报道认为这是对近来备受争议的恶意人肉搜索行为立法。

禁止人肉搜索的法令最不少见,至少去年就有徐州与宁夏等地公开禁止。

禁止自然有禁止的理由,个人信息权益与隐私权也确实是法律应当保护的内容。

然而,对于禁止人肉搜索这事儿,网友们却并不买账,近来多项网络调查表明,大多数网民反对禁止人肉搜索。

其实,我们不妨客观公允地对待人肉搜索,给其划定边界,让其接受正当性的考问。

简单地说,只要人肉搜索有利于维护公共利益就应得到鼓励和支持,否则,就应受到限制。

这不是什么难事儿。

■追问

别把孩子和脏水一起倒掉

我国多地拟立法禁止人肉搜索指向的应是人肉搜索的负面效应。

人肉搜索由于其具有搜索主体的不确定性和搜索对象的随意性等特点,容易误导公众,出现侵犯公民合法权益等不良后果,如道德主义泛化和公共理性丧失。

泛道德主义的网民往往怀着良好的动机突破道德底线,义正词严地充当道德判官,没有严格的程序,也不需要确凿的证据,当事人的权益毫无保障。

这种非理性的行为引起的诟病是可以想象的。

并且,人肉搜索无度的披露、指责、谩骂,无异于以一种违法甚至犯罪的方式来对付另一种不法,实质上是公民言论自由权利的滥用。

从这个意义上说,立法限制并无不妥。

但是,我们要看到,人肉搜索与监督渠道不畅有关。

与传统媒体相比,网络舆论的公共论坛确实是复杂的,但在嘈杂中,往往传递着较为真实的底层声音。

公权力不仅仅要保护大多数人利益,少数人的权益也要得到法律的保障。

法治政府是保障公民的基本权利与自由,法治的精髓是用法律规范政府的行为,监督政府不超越职权,不滥用职权。

众多网络话语平台的建立,使公民表达意见的门槛与成本降低,通过一人提问,八方回应,通过网络社区集合广大网民的力量,追查某些事情或人物的真相与隐私,并把这些细节曝光。

人肉搜索从一定意义上推动了监督体系的完善,周久耕事件就是说明。

也就是说,人肉搜索具有相当的正面效应,一是可以成为舆论监督的利器。

二是社会进步的助推器。

三是不良情绪的宣泄渠道等。

因此,单一的立法限制并非最优选择,尤其是在当下的社会环境中。

因此,可以给人肉搜索划定边界,让其接受正当性的考问。

简单地说,只要人肉搜索有利于维护公共利益就应得到鼓励和支持,否则,就应受到限制。

道理很简单:我们总不能在泼脏水时,把孩子和脏水一起倒掉吧?

朱四倍

■质疑

疑似权力自我保护

有些事情,国家颁布法规或政策后,地方上并不积极,比如历次的楼市调控政策;而有些事情,国家层面没有态度,地方上却积极得很。

禁止人肉搜索成为地方立法的一个趋势,显示着这种地方积极。

当然,地方拥有一定的立法权,只要程序合法,也无可非议。

问题是,某些选择性色彩较浓的积极,其权益主张的倾向性有些露骨,不能不叫人质疑和忧虑。

人肉搜索曝光他人隐私的行为,确有消极的一面,然而它又是舆论监督的有效手段,一直以来所以说它是一把双刃剑,就因为其兼具了积极与消极两种功能。

公民隐私被曝光于网上,这对公民个人合法权益和社会秩序来说,性质是消极的;但是人肉搜索若能够有效地监督官员不明财产及生活劣迹等涉嫌违法违纪线索,最终揪出了腐败分子,那么它就符合社会公共利益,性质就是积极的。

禁止人肉搜索,说白了,实质就是权力的拒绝监督与自我保护。

马涤明

■建议

要规范不要禁止

随着人肉搜索的影响力和杀伤力越来越大,尤其是因为人肉搜索引发的侵权现象时有发生,一些地方相继提出了禁止人肉搜索的动议,并由此引发了广泛的争议。

作为互联网时代的新生事物,人肉搜索固然是把双刃剑,有利也有弊,绝不是简单地禁还是不禁的问题。

事实上,以原江宁房产局长周久耕因天价烟事件而落马为标志,近年来人肉搜索的反腐败功能越来越为人们所认识,党和政府高度肯定和重视网络反腐力量,关键也正是其人肉搜索无所不及的强悍作用,禁止人肉搜索,恰恰阻断了网络反腐的路径,甚至给人以惧怕反腐的存疑,显然是不足取的。

而且,人肉搜索在弘扬社会正义,恪守道德规范方面也功不可没,不但不乏诸如最美乡村女教师这样的道德楷模因为人肉搜索而出名,受到公众的尊崇,而且也让一些不守法、不守德的丑陋现象因此而无处遁形,从而起到抑恶扬善的作用,简单地一禁了之无疑有违国情民意,是对善良的无情扼杀。

因此,对人肉搜索应该辩证地对待,而不能一出问题就想到禁止,把孩子连同洗脚水一起倒掉。

与其一刀切地加以禁止,倒不如着眼于兴其利而除其弊。

不妨借鉴台湾的做法,对善意、公益的人肉搜索给予保护和勉励,而对恶意人肉行为加以惩戒,从而达到净化网络环境,充分利用好网络资源的目的。

何况,即使出现恶意侵权现象,民法、刑法都有相关的惩治规定呢?

范子军

■延伸

人肉搜索与网络热词

禁止人肉搜索的法令最不少见。

至少在2009年,徐州与宁夏等地便公开禁止了人肉搜索。

禁止自然有禁止的理由,个人信息权益与隐私权也确实是法律应当保护的内容。

然而,对于禁止人肉搜索这事儿,网友们却并不买账,据《人民日报》消息,有9成网民反对禁止人肉搜索。

这个结果并不意外。

从技术层面讲,人肉搜索只是一种工具。

这种工具能让身处迷惑中的公众找到明确的答案,所以从某种程度上讲,人肉搜索就像古文字专家手中的放大镜,它只是识别文字的一种工具而已,虽然在研究古籍时也能发现古人使用的不雅用语,但要明确的是,放大镜本身没有什么错。

禁人肉搜索就很像禁止使用放大镜。

从社会层面讲,禁止人肉搜索的本质在于弱化网络舆情的表达。

2008年,人肉搜索一举成名,原因在于人肉搜索已然成为网络反腐的重要利器了。

林嘉祥、周久耕等一干牛领导们,纷纷在网友们的人肉攻势之下败下阵来,继而锒铛入狱也不在话下。

既然人肉搜索有如此重要的反腐作用,公众难免不质疑,禁止人肉搜索是不是为了保护贪官,抑或是,有些官员惮于人肉搜索的威力而进行报复性的立法呢?

笔者想到了今年两会上有人大代表提出的屏蔽网络热词提案。

众所周知,网络热词本身是网友们的发明创造,什么躲猫猫、欺实马也都是网友们因质疑而产生的调侃。

这样的调侃,会形成强大的社会压力,进而敦促一些社会性的公共事件向正义的方面发展。

而如果要屏蔽网络热词,网络上的民意表达势必受到伤害。

崔永元在今年的两会上说,网友们很聪明,政府和权力不要试图与网友们玩捉迷藏。

从这个角度讲,在没有区分人肉搜索的公益性与私利性、正义性与邪恶性之前,一味指望立法解决所有问题,除了能打击网络舆情的表达外,还往往损害掉立法与权力本身的公信力。

王传涛

■声音

何必相煎太急

诚然,人肉搜索确实具有很强的双刃剑特性,积极作用明显,然而也时有误伤事件发生。

但整体上看,人肉搜索迄今所发挥出的正面作用,远大于其负面作用。

还不仅如此。

就此规定目前的条文而言,也存在着概念模糊、诠释随意等明显的缺点。

比如采集信息的途径怎样才算合法?

什么样的情况下的信息发布和传播才不算擅自?

难道是要征得当事人的同意之后吗?

(《广州日报》)

应该区别对待

事实上,出于公民监督公权的目的,搜集、公布涉及社会公益的官员的、公共事务的一些信息,与上述人肉公民的隐私,完全是两回事。

这种区别在立法中应有所体现。

(《大河报》)

人肉搜索较为著名的有周久耕事件、华南虎事件等。

陕西农民周正龙称在巴山拍到华南虎照片(图一),结果立刻被网民不断从光线、拍摄角度、现实年画搜索等角度提出质疑,最终所谓华南虎照片终于被认定为假照片,拍照人周正龙因涉嫌诈骗罪被逮捕。

而台湾女星陈明真参加某综艺节目录制中语出惊人,爆料内地一位女演员让助理跪在地上充当人肉座椅,自己坐在上面化妆达半个小时。

为了形象地展现当时的状况,陈明真还拉上现场主持人与嘉宾摆起了人肉座椅造型(图二),有好事者通过人肉搜索,先后列出范冰冰、蒋勤勤等与陈明真合作过的女艺人,又引出喊冤声一片,这恐怕就是人肉搜索的负面影响吧。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内容均来自网上,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谢谢!